瓶山塌了。

    陈玉楼他们第一时间就往洞外逃,鹧鸪哨因为心系雮尘珠,是被老洋人拉出来了。

    「老大山要塌了!」

    「快想办法跳到对面。」陈玉楼大喊道。

    早有准备的靓仔乐把一根藤蔓拉过来递给陈玉楼,说道:「总把头,你先过去。」

    「你们怎么办?」

    洞口边缘的藤蔓就只有这一条,所以陈玉楼才会这么问。

    等你过去再把藤蔓甩过来啊。

    不过靓仔乐并没有打算等,他愿意等,瓶山也不会给他机会等。但陈玉楼问了,他只能这么说,只听他飞快道:「总把头,你过之后,再把绳子甩过来。抓稳了。」

    陈玉楼也知道现在不是磨叽的时候,他忙把藤蔓在身上绕了一圈,朝靓仔乐点了点头。

    「好。」

    说了一句,靓仔乐勐的用力,推了陈玉楼一把。

    那一瞬间,陈玉楼感觉自己飞起来了。

    「老洋人。」

    从洞里出来的鹧鸪哨,已然回过神来,朝老洋人喊了一声。

    老洋人点点头,取出背后的绳索,套在箭上,用力将弓拉满,嗖的一声,三支利箭同时没入对面的崖壁。

    老洋人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