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的只会,也只能是五条悟。

    不仅说,还一个“雷犂热刀”搂住伏黑惠的脖子,正脸笑眯眯地对着醒过来的“伏黑甚尔”:

    “你不会以为摆脱禅院家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你是——五条……悟。”伏黑甚尔目光一凝。

    “没错,就是强大又无敌的五条悟哦,也是杀死你,并打算杀你第二次的人呢。”对伤口上撒盐这种事,五条悟最擅长了。

    “无敌又怎么样,还不是在我手上死了一次。”别人怕五条悟,甚尔可不怕,两人可是过命——互相杀死过对方一次的交情。

    “是差点死掉,谁让你只捅喉咙,没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呢?”

    五条悟嘚瑟地说着过往,尽情享受着学生们惊讶的目光。这可是他人生中最惊险的一战,只可惜因为伏黑惠的抵触,一直没机会说,现在可算逮到了。

    “不服的话咱俩再打一次,你的装备除了‘天逆鉾’都在这里。”

    五条悟手一挥,霸道熊猫、葱游兵、腕力识趣地松开压制,向后退走。

    同时一股无形的斥力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