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pt><sript>

    微醺的光晕,漫洒在男人脸上,掩去了那红红的豆豆,简直就是一个睡美男。

    她抽回手,撑着自己的半身,在男人的额头吻了一下。然后又低头看着男人的脸。

    “怦!怦!怦!”

    心跳忽然加快,还感觉血压也飙升。

    这月光滤镜,竟然让石头看起来这么像封朗辰。

    “完了!完了!”

    她急忙别过头,自己是无药可救了,是不是封朗辰给她留下了阴影?

    可她摸摸自己的心脏,这只是紧张,并不是害怕。

    她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像,好像!两个人关系这么好,连洗发水、沐浴露都用一样的。

    “那个,夏惜,会不会是生了两个孩子?”

    “秋芷曼那么恨夏惜,扔掉她一个儿子也不无可能!”

    “不行,我得找机会偷两根头发,把石头和封朗辰的da验一下。”

    “如果他们两个是兄弟,我就告诉他们真相,那他们就会信秋芷曼是个歹毒的后妈了吧?”

    想着她又滞住,“……如果你们是兄弟,我也就必须离开你们……”

    翻来覆去,挣扎许久才在封朗辰的怀里安静下来。

    封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