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寻找 (1 / 5)

 热门推荐:
        余知崖人生中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惊慌害怕。严烺打电话给他说L国发生政变联系不上小七时,他当着整个会议室三十多个人,摔落了手中的杯子。他清楚记得几小时前,严盛夏去海滩参加party时和他说过明天回英国,还说自己会少喝点,才几小时!

        余知崖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怕一个个不好的念头窜进自己脑海里。

        “L国现在封锁中,网络和电话都被切断,不允许任何人出入。我们和L国没有建交,官方途径暂时打听不到消息。它离美国1个多小时航程,听说有些政要长居美国,我现在赶过去看有没有办法让人帮忙在当地找人。打电话是想问你,在美国那边有没有认识相关的人?”严烺的声音焦虑疲惫。

        余知崖努力让自己在混乱的脑袋中寻找记忆。他想了几秒,回道:“之前在霍夫曼先生的宴会上见过L国的一名官员,可以让他帮忙打听消息。”他很快瞥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我现在立刻收拾行李去美国和你汇合。霍夫曼先生和我关系不错,由他引荐或许能获得更多消息。”

        严烺没有拒绝。这种事亲自出面对方才会尽心借人情帮忙,何况余知崖的关系网还不止霍夫曼先生,人去了才更好办事。

        “我让他们申请下飞宁州的航线,再从宁州直飞过去。”严烺最后拍板。

        两小时后,余知崖在宁州机场上了飞机。湾流G550客舱内的沙发宽敞舒适,木瘤纹台面上摆放着各色点心。一顿精致的晚餐后,乘务员客气地询问需不需要将客舱后部的长沙发铺成床,方便休息,严烺揉着眉心说不用。

        余知崖已经联系上了霍夫曼先生,对方答应立刻帮忙去打探消息。去机场的路上,他搜寻了一遍自己在美国认识的所有人,列了张任何有可能帮忙的名单,一个个打电话过去。

        大约五个多小时后,霍夫曼先生回电说辗转联系上了一个L国新上任政府的要员,对方说现在整个国家实行宵禁,新政府正在搜查原先一些重要高级官员,恢复网络通话还需要几天。他答应说可以帮忙找人,但要先打30万美金定金过去。

        这样的消息不止一个。短短两三个小时,余知崖接到了至少五个电话,说是联系到了L国高官,对方同意帮忙,要求先打5-50万不等的美金过去。严烺不怕花钱,就怕这五个人没一个是真的,到时白白空等几天错过时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