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坡顶堡垒越来越近,上到半坡时已经能看清城头的秦军动向。

    耶律斜轸踩着夯实的地面,也跟在大队的末尾,即便他紧张的跟进,却没见坡头的秦军丢下任何滚木礌石之类的,乃至等他们到了半坡,已经进入外围奇怪城墙二百步内,城头秦军似乎也没有任何动作。

    耶律斜轸正要下令进攻,突然他看到坡顶火光一闪,只是刹那,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一会儿军阵前方十几步的地方突然尘土飞溅,把前排士兵都吓了一跳。

    随后一声巨大的炸响从远处城头传来,耶律斜轸有些不确定,似乎有一道很快的黑影从他们头顶飞过去了?

    不过他确确实实听到了头顶怪异的呼啸,如同尖锐哨声,他以前从未听过。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疑惑左顾右盼,耶律斜轸也没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他很快回头,随后便看到远处城头,接连有光芒闪烁,如打雷一样转瞬即逝。

    恐怖的炸响响彻山头,就在此时,前排盾车瞬间在咔嚓巨响中轻易变得四分五裂,大量尘土在前沿被掀起,同时被掀翻的还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