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儿子啧了声,抖着腿,阴阳怪气的搭话道「可别小瞧他,他可是把老头子哄得高高兴兴的,还防着我们把咱家的祖传之宝留给了他呢。」

    「都说了是咱家的祖传之宝,他姓甚名谁啊,算哪根葱?!怎么可能流到外人的手中?来人啊,把他给我打趴下,仔仔细细的搜,不服的打到死为止!」

    「是,家主!」

    说完,家仆们操起长枪短剑向苏落生扑过去,身后的打手们暂时不动,同他家主人一个模样的双手抱胸看戏。

    二儿子瞧着,女干笑道「兄长,这样可会出人命的。」

    「怕什么?天塌了,有我顶着,怎样都砸不到你头上去。」

    许是臭味相投、惺惺相惜吧,兄长唯一的良知就是对这位弟弟很宠,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不及他。

    面对压迫过来的人影,苏落生后退了几步,在众人眼中,他手无寸铁定是死定了;

    就在枪头、剑尖一一落在他身上时,忽而他周边爆出一阵气海瞬间将武器和家仆们全部给震倒在地;

    随着叮铃当啷的响声,兄长和二儿子惊呆了,面面相觑了一下再看向毫发无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