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垂首,低沉道:「我所修行,都是为了拯救母后,可明知母后将葬身于妖皇大祭我却无动于衷……我又算什么呢」

    「母后的道伤无法痊愈,但若是我以身为引,以金蟾吞日异象现世,当能再度激活我族的「天狐拜月图」,到了那时,母后便能再临巅峰,将逆贼镇压!」

    「我虽年幼,但也算有一个幸福的童年,母后能为我牺牲,我又如何不能反哺她呢再说,我有混洞通宝护持,未必就会死去……」

    「诚然,我可以闭目不见、充耳不闻,不管妖庭发生何等血祸,我自自闭门户,潜心修行,待他日修成之后,化身锋利的复仇毒刃占尽一切逆贼。」

    「但是,自从离开了南疆,我发现我真的无法放下母后,哪怕我知道她已经最好了赴死的准备,哪怕我在离开之前,也已经被她「洗脑」,心甘情愿的去寻找生机。」

    「可是我真的后悔了……」

    「我开始恨那个离开妖庭的自己,开始不喜自己的怯懦与苟活的心。」

    「我知道我身上肩负着的族人的希望,不过是母后为了让我心安理得地活下去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