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将军他还在城楼上指挥,符将军要不要去看看?”

    小将赵修频频暗示,符大将军你就别再偷懒了,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

    火烧眉毛了有没有?

    “走!”

    “我上去看看,你去武库,把我们的宝贝也全都取出来!”

    赵修得令,赶忙去做事,自从晋军开战以来,符大将军终于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而符睿本人,正在士兵们的掩护之下,快步登上城楼。

    在他的身边,尾带翎毛的箭矢不断落下,符睿抽刀挡箭,动作相当利落。

    事实证明,符将军虽然人糊涂,但是武艺并不弱,寻常的兵器想要近他的身,并不容易。

    在符睿的身后,小将赵修屁颠屁颠的跟着,更确切的说,他是在用自己的速度带动符睿。

    就算符睿不想上去,他也会把他推上去。

    “快!”

    “把幔布搭起来!”梁成对着身后的士兵哇哇大叫。

    小兵们连忙在一堆储备器械之中寻找那厚重的丝织品。

    所谓幔布,便是一种比较厚重的纱布,原本这种纱布放在军营里只是为了遮雨,包裹兵器的。

    因为它质地紧密,几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