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么多的甜品江白帆吃不完,自己尝一口,剩下的就塞给了司渊。

    江白帆怀孕以后,就偏爱甜食,这家的甜品,居然是意外的好吃,她吃了太多。

    司渊又担心甜的吃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又不让她一直吃。

    真是烦腻人。

    江白帆自己不能吃,就一口一口的喂给司渊

    “我吃不着的味道,你替我尝尝。”

    司渊自己这么多年,全都加起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多这么甜的东西,但是又不能惹老婆不高兴,只好说

    “很好吃,明天可以让人继续来这里拿。”

    这家店的小老板特别会做人,笑着问他们能不能用他们的名字打广告,以后过来吃东西,绝对给打五折。

    江白帆听着直笑,这大概是司渊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谈的数额这么小的生意。

    这个甜品店,并不大,连加盟和人工,一年的开支绝对到不了一百万。

    小老板胖胖的,满脸堆笑,能为了自己的生意放下身段来

    “司先生,司夫人,我家的甜品,每一道都是我自己研发做出来的,保准保质保量,不会挣了钱就偷工减料。

    我祝您二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