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光芒一闪,那微弱的红线还没冒出血丝,便快速愈合。

    “还可以,只是破了一点皮。”

    接着,侯九明运转功法,再次尝试,这一次,如筑基期的力度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做完这些测试,他凝重的拿出晨幕剑。

    法器的测试,只是大致估摸一下具体的防御程度。

    真正的试验,还是需要法宝。

    毕竟筑基期的修士,他即使是不使用肉身防御,也能够随手捏死。

    真正的假想敌,还是金丹期。

    一道光芒在晨幕剑上亮起,侯九明的身上,也浮现出赤金色的纹路。

    当一切准备就绪,他便操纵着晨幕剑往手指上剌去。

    冰凉的触感刚一出现,侯九明便感觉到一丝轻微的疼痛。

    他知道,破皮了。

    不过,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往下剌。

    随着晨幕剑划过,一丝殷红的血液冒出。

    只见食指、指肚上面,出现一条细细的伤口,比起刚才用法器弄出来的伤口深一些,伤到了血肉。

    但是只是很浅一层,在承受范围之内。

    灵光闪烁之间,血液倒回,伤口快速愈合。

    “不错,只是表皮,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