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看着翟妘逃似的离开,眼神慢慢变得阴情难测。

    被这么一吓,翟妘也不敢再四处乱逛,连忙沿着来时的路回了屋。

    秦霜回来看到翟妘脸色不太对,以为翟妘又生病了,连忙摸了摸翟妘的额头,感受到体温正常才松了口气。

    问翟妘:“是不是今天出去的时候,受欺负了。谁欺负你了?你说,我求我师父替你做主。”

    秦霜的推测能力真的不错,一想就知道是翟妘今日出去闲逛的时候,遇到欺负自己的人,只是翟妘想到那日在练武场,那几个师叔都对封辰奕十分喜爱。

    而且今日大师兄也没欺负自己,是自己不争气,翟妘就想着算了,为了不让秦霜继续追究,只能道:“没有人欺负我,上山的师兄妹对对我很好。”

    秦霜听了,才终于安下心了,想了想:“也是,估计也没有敢欺负你。”

    秦霜说罢,走到翟妘对面盘膝而坐,拿出针线缝了起来,翟妘自小就没学过这些,也看懂。

    只是依旧对大师兄的十分好奇,“大师兄是哪里的人?家中可有兄弟姐妹。”若是有个妹妹,想必容颜定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