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妘想也没想,急忙替他包扎伤口。

    虽然这是翟妘第二次见琉月,琉月却说很久以前就认识翟妘了,在战场上。

    翟妘跟着封辰奕上战场时正逢乱世,那时候大大小小的诸侯国将天下四分五裂,纷争不段,连续七年的征战才缩小成五大国。

    凤璃国在封辰奕的不断扩张中成了当时强国,诸国不堪重负,由凤璃国出面止战。琉月国太富有,无论它与哪国联手都是隐患,所以派出了年仅十六岁的他来凤璃国做质子,暂时制约五国平衡。

    琉月伤得太重了,躺在地上的他双眼禁闭,仿佛没了生机。

    翟妘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实在硬撑,他身上伤得太重。

    屋内没有药,翟妘只能将他伤口细细包扎好,拿来多余的被子将他盖上。

    琉月是私自闯上山的,一定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他也不能躺在这里,明天秦霜来了会发现他。

    他受伤也需要草药,自己要去哪里弄到草药?

    翟妘上不黎山也有两个多月,就唯独出去了那么两次,此刻的她根本就没办法给他找藏身之处。

    翟妘将屋内翻了一遍,研究什么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