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没想到翟妘会这副模样,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到她梦寐的酒,满眼放光,垂涎三尺,他呆呆看了几秒,意识到自己失神,自顾自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后站起身来,“明日你准备好,有人来喊你,你跟着来拿就是。”

    说完潇洒离去。

    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还得她自己动手去拿。

    不过总好过没有强!一想到有醇香甘甜的酒可以喝,翟妘心里乐开了花,笑着屁颠屁颠走往屋里走。

    走的时候还不忘把大师兄拿来装着药的瓷瓶带走。

    这个说不定琉月也可以用。琉月伤的不轻,估计此刻也只是强撑着。

    翟妘回到屋内,琉月才刚好把布料裁出衣服的形状,翟妘把大师兄拿来的药递给他,“这药对你伤口有没有用?”

    琉月放下手中的活,接过药仔细看了看,又打开瓶盖闻了闻,问:“刚才那人给你带过来的?”

    翟妘点了点头:“嗯。”

    琉月拿着药,若有所思。

    翟妘看他脸色还有些苍白,拿着药瓶发呆,眉宇间满是担心,翟妘以为他是担心药有问题。翟妘忙说:“药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