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妘朝窗边走了过去,看窗子下零零碎碎的走过几个人,确定琉月没被发现后关上了窗子。

    昨天送他下山被他打晕的弟子此刻一定已经醒了坐在席间喝酒,而大师兄他们也肯定知道了他没下山,他就这么跑上来真的太危险了。

    这里可是师父的地盘。

    从这里到山下都要一个时辰,“琉月,你自己走吧!”

    她刚刚刺伤了大师兄,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琉月听到翟妘的话原本满怀希望的双眼有光暗淡下去,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翟妘,低吼道:“你疯了!难道你真要与他洞房花烛夜!”

    翟妘被琉月语气吓到了,他认识的琉月从来都是笑着的,还没像今天一样不受控制。

    翟妘本想解释,一开口却被琉月打断:“小妘妘,跟我下山,你跟他才认识多久,这是你离开这里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他几乎是恳求,像是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控,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低沉。

    翟妘看着他的模样,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此刻真的是相信了,琉月上山真的只是为了来带她走的。

    而翟妘自己也是一直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