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妘震惊不已,看琉月的眼神有些躲闪,嘴上说着:“那更好,整个凤璃国,也只有他有这么本事,能让你安全到家,是他的话,你大哥都不敢如此嚣张。”

    琉月在家中排行老二,他还有一个哥,为了不让琉月安全到琉月国跟他抢皇位,才一路派出那么多杀手。

    翟妘有些颤抖的手被琉月握在手中,认真的看着翟妘:“我父王病重,我已心有所属,娶她只是回国的权宜之计。”

    琉月看着翟妘的眼睛在很坚定的看着翟妘,仿佛在告诉翟妘,翟妘就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翟妘用力的抽回了手,转移了话题,“你是怎么从毒虫林逃脱的。”

    琉月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说这个,显然有些惊讶,后他用肩头蹭了蹭翟妘,撒娇道:“你还不知道我本事,那里根本困不住我,”

    翟妘知道琉月说了谎,“你当时中毒了!”

    琉月听出翟妘有些生气,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顿时冷了脸,低下了头舀了水往封辰月的方向走了过去。

    翟妘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想知道的是大师兄当时到底有没有把他自己一个人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