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黑衣人明显不是琉月的对手,只见冲上车厢顶端的黑衣人像蹴鞠一样被踢得乱飞。

    无数勾爪从四面八方抓住了车厢四周,他们想将马车掀翻,琉月也发现了,奈何被缠得脱不开身,只见一排银针从轿中齐刷刷飞了出去,扯着勾爪的人纷纷从楼顶摔了下来。

    翟妘向马车内的封辰月看去,之前柔柔弱弱的她,此刻眼中满是杀意,而那银针就是从她手里射出去的。

    翟妘不由得有些吃惊,原来封辰月并不像表面上的这么柔弱,轻飘飘的救命银针在她手里成了暗器,她一排银针使得游刃有余,针针命中要害。

    琉月打发了马车顶上的人,飞身上屋顶打退那些正准备飞下来的人,然后又借着绳子的力气准确无误的飞回马车顶。

    青鸟赶着马车在无人的街道上横冲直撞,前面偶尔飞来一个人马都会立刻跑偏,利用马车厢甩出去的力量将敌人打飞。

    封辰月使用银针似乎十分耗费体力,不多时已经有心无力,她冲着翟妘的方向喊道:“琉月之前中了毒,身体还未恢复,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

    翟妘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