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得到琉月毫无条件的信任和小心翼翼的关怀,她还在奢求什么?

    琉月听到翟妘这么说,高兴极了,直接将肩膀递给翟妘,翟妘慢慢靠了上去。

    琉月的肩膀十分结实,也很温暖,他轻声安稳翟妘说:“没事了,她们已经走了,回到琉月国我们就安全了。”

    翟妘累了,靠着这么温暖的肩膀,突然说到:“好。”

    青鸟这时从门外走了进来,她告诉翟妘说:“东西已经收好了,可以出发了。”

    翟妘看到青鸟猛的愣了一下,看青鸟好像并不知情的样子,翟妘暗暗松了一口气。很庆幸青鸟什么都不知道,她那么单纯的一个人,脸上永远是灿烂的笑容,就像一张空白的纸一样,就算要填满,她也希望那些记忆是美好的。

    琉月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有伤,处处关怀备至,将翟妘小心翼翼的扶着下楼,送到了马车上,又回去客栈拿了吃的穿的。

    即使扯到了伤口,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喊痛。

    前面的青鸟忍不住夸赞:“琉月公子对姑娘真好。”

    翟妘和琉月坐在马车里,青鸟在前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