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澈离开后,大师兄也没停下手中的活,忙里忙外,直到将十几个小炉子温着药,才歇了下来,坐在翟妘身旁的火炉前扇着火。

    翟妘已经掌握了火候,看大师兄几天都没休息好,就开口劝说:“正好,你先去床上睡一会儿,我帮你看着。”

    如果说是让他去睡到天亮,他肯定是睡不着的。

    大师兄看也没看翟妘,径直的往其他炉子前扇火,帐内烧着这么多炉子,温度越来越高,慢慢的翟妘身上已经开始流汗。

    等汤药微开时,屋内就更热了。

    翟妘原本扇着火的扇子有意无意的朝自己扇着,大师兄也是热的扯了扯胸前的领子,他绝美的容颜在火光的照射下有了红晕,额头冒出细腻的汗珠。

    翟妘也好不到哪去,身上湿了一大片,翟妘突然好奇大师兄为什么不把汤药拿出去煮,而是放在营帐里面。

    十几个炉子燃烧着,营帐里面肯定会特别热,这个大师兄不可能不知道。

    大师兄看着翟妘热得连呼吸都变了,冷冷说:“你若觉得不舒服,就去跟青鸟挤一晚。”

    翟妘连连摇头,原本扇着自己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