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轩辕澈突然将翟妘的手推了举起,高喊:“两千两。”

    人群中突然一阵唏嘘,几乎所有人都同时都朝翟妘看了过来,本就排斥轩辕澈的翟妘也不知道轩辕澈会拿自己出价,虽然价钱是他喊的,但举起手的是翟妘,所有人都以为是翟妘在竞价。

    翟妘猛地抽回被他握着的手,两千银子着实将翟妘吓了一跳,翟妘现在口袋空空,别说两千两银子,几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翟妘气愤的朝轩辕澈说:“你自己要买,拿我当什么挡箭牌。”

    轩辕澈呵呵的笑了声,余光越过翟妘看了眼大师兄,说:“没事,他有钱,好不容易来趟轩辕国,总要留个东西坐纪念不是。”

    留纪念?说的倒是好听,花两千两买盆破花留作纪念,也就是他这般不缺钱的人才干得出来!

    听轩辕澈这话他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买这盆菊花,而是想让大师兄买,还足足把菊花的价格抬高了几百两。

    这是间接在给自己国家苦钱来着。

    只是他怎么知道大师兄有钱,难道他也知道大师兄跟善和钱庄有牵连?翟妘虽然不是太明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