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次见面时相比,今天邢明军对陈景年的态度有些冷淡,甚至连杯水都没有给他倒。

    这很正常,陈景年觉得对方能在看见囡囡的时候露出那丝笑意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因为邢明军不像李满仓、李宪文这几位长辈,陈景年和李宪文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以比拟亲人。

    而邢明军和他并没什么交情,之前和他父母的交情随着二人的离世就已经断了。

    在父母死后,陈景年和邢明军之间再也没有什么人情来往,所以,人走茶凉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上次邢明军之所以那么热情,完全是看在李满仓的面子上。

    什么替他兜着点,那就是个客气话。

    信了,那就是傻子了。

    今天,陈景年来求邢明军只是想尽快把笔录落在实处,免得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希望邢明军去审问角铁他们,这件案子并不算小。

    即便在这个连完整的刑法都没有、刑事审判被称为脑洞大开的年代里,持刀抢劫也是重罪。

    而邢明军的态度却很微妙,在陈景年看来,邢明军不是和角铁这三人有什么关联,就是和孙永亮有点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