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弦自己主动郑重提出来的,要为老岳父守孝一年,他怎么可能因为“贪恋权位”而食言呢,何况是真心做出的这个决定,并且希望外界都能“知道”,进而到时候可以谅解,易、高两个家族早就做出一年期限的家规,远离是非的嘛。

    关键之处在于,坐在香江金融管理局总裁这个宝座上的高爵士,具体怎么做,与此同时,个人行为还不影响到香江国际金融中心的正常流畅运转。

    在香江金融管理局的一次会议上,掌控全局的高弦,很随意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与会者包括负责货币、银行、证券、保险的四位副总裁,以及四位副总裁助理,还有几个委员会的秘书长,他们都全神贯注地听着高爵士的讲话。

    “在过去的一九八八年,我们的总体目标都达到了,大家功不可没。”高弦的语气里充满自信,里面没有丝毫可能引起质疑的水分。

    拿香江金融管理局从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继承而来的第一职责,维持港元汇率的稳定来讲,自广场协议签订以来,美元持续疲软,相对着港元汇率走强,更有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