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森林中的斯图西抿着嘴笑。

    “你笑什么?”加尔总觉得她有事情。

    没办法,做贼心虚,谁知道房间里的味道有没有被闻见。

    斯图西闭着一只眼睛,轻轻瞥了他一下:“反正没笑你心中的那点事。”

    “额...”加尔被噎住了。

    这能咋说?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装作没有听懂,默默地捂着伤口前行。

    斯图西可不会随他的愿,见到他沉默了,便主动挑起话题。

    “呐,小白!你知道吗,女孩子的心思可是很难猜的,却又很好猜。”

    加尔跨过挡在路上的大树,随口应付:“嗯嗯嗯,深有体会。”

    您不就是嘛!到现在都不知道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啊,斯图西还算不算女孩子呢?

    似乎感受到一股冰冷的视线,他连忙收回思绪,这才好了些。

    偷偷瞥了一眼身边人。

    你丫的会读心术吗?

    斯图西若无其事继续说:“就比如刚才那个女孩子...”

    她毫无破绽的样子,就像刚才锋芒毕露的不是她。

    “嘴上虽然说得是‘请保重’,心里真正想的恐怕是...‘带我走’。”

    加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