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摇摇头:“写信不行,公孙瓒跟咱们可没什么好关系,虽然一直正常贸易,但那是看在钱的份上,若想解决此事,还得咱们亲自出兵。”

    陈宫愣住了:“主公,你没开玩笑吧。虽然陈铁是我堂弟,可是为了几十个人,出动大兵马,大兵一动,钱粮耗费多了去了,打仗死人更是平常的事,咱们不能为了几十个商队的人伤亡更多的人啊。”

    吕布摸了椅子的扶手:“公台还记得本将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吗?我吕布手下,不抛弃,不放弃每一个兄弟,每一个子民。陈铁和数十名伙计那都是青州治下的百姓,是青州官方的商队。他们出事了,千万里咱们也得去。更何况现在秋高马肥,正是草原马肥的时候,咱们过去一趟,也不能空手回来。让这些敢打咱们青州人主意的都明白一个道理,犯我青州者,虽远必诛。”

    陈宫听的热血沸腾,虽远必诛,这是大汉强盛时期才有的事情,而今中原大乱,军阀割据,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武力。

    号角响起,擂鼓聚将,将领们快速到齐了。

    吕布居中而坐,陈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