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良玉哄好了孩子出来,秦希泽已经端坐在书桌旁写信了。

    陆良玉经过时,他笔下微微一顿,继续动笔。

    陆良玉斜眼一瞧,秦希泽的字体不复之前的蕴藉,锋芒毕露。

    她隐隐,只看到了“动手”之类的字眼。心下叹了口气,看来秦希泽还是被刺激到了。

    直到他将信封好,唤人送了出去,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陆良玉借机,捧了杯热茶奉上。

    “喝口茶。”

    秦希泽接过茶杯,却是搁在了桌上,反而转手将陆良玉揽入他的怀中。

    陆良玉顺从地瘫软在他怀中,抬眼,秦希泽一双清冷的眸子,倒影得全是自己的模样。

    她能看出,他的不安。

    “决定了吗?”她问。

    其实她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嗯。”秦希泽抿了抿嘴,面色冷峻。

    陆良玉将头倚在他的胸膛,知晓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必然比自己更痛心。

    新皇,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从懵懂孩童到今日众人之上的年轻帝王。

    秦希泽在新皇身上,倾注了不少的心血。

    “良玉,我会不会,有一日,成为孤家寡人。”秦希泽缓慢地抚摸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