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草草!

    徐小受感觉自己接下来得有好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了。

    他本觉自己和空气斗智斗勇的操作已是极为离大谱了,这得是谨小慎微到稍显变态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举动。

    可他却不曾想,哪怕是这般看似毫不着调的自我验证,真给他验出来了些什么。

    「有人,正在盯着我!「

    夜枭?

    九成九,就是夜枭!

    剩下的只可能是空余恨不,绝对不是空余恨!

    徐小受几乎笃定了,这就是他在逃离不赦厅的通道后,所没能等到的那个危险的女人,而非空余恨。

    因为一路走来,徐小受从不曾遇见过这般离谱之人,连盯个人都半点杀机都无。

    哪怕是宇灵滴盯人,八尊谙盯人,苟无月、饶妖妖盯人,最起码会给个「关注」,令得信息栏稍稍提醒一下。

    可这位暗部首座盯人

    她甚至没有在盯,如跗骨之蛆,形影相随!

    若不是自己这一手洗脸直接洗掉了五官吓到了她,稍稍引起了她的关注,徐小受这会儿已经要原形毕露,还身成本尊开始浪了。

    真正的杀手,在匕首未曾送入目标脖颈之中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