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十分好奇的问道

    “一个画师竟然能够凑近到,手持水官解厄印的牛逼大佬战斗的最前线。”

    “他自身的实力肯定也特别的牛逼吧?”

    胖子深以为然的说道

    “天真,那个画师基本上就类似于,给贝爷跟拍的摄影师。”

    “不过他们干的活计,难度系数要比‘野外生存,没有他不敢吃的,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贝爷他们,大的多的多。”

    小哥看了周凡一眼,说道

    “画师因为出身特殊,所以没被无准大师灭口?”

    周凡笑了笑,说道

    “以无准大师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完全不择手段的,混乱阵营做派。”

    “能让他手下留情放过一命的人。”

    “应该是因为画师身边,7x24小时待岗的,前仆后继的死士保镖够多吧。”

    远处的赵桥,听到“死士保镖”,目光中迸发出了一种冷意,阴森森的看了看吴邪和小哥。

    胖子搓了搓手,说道

    “小周你这话说的,我都对这个画师的身份,比拿着水官解厄印的人,更好奇了。”

    周凡露出了一抹回忆之色,说道

    “当年拿着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