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面积其实不小,却也扛不住人多,难民们聚在一起,面色沉郁,神情灰败,都是一副饱经战乱摧残的模样。

    然而苦难能消磨希望,却消磨不了邪念,法律没了效力,人性阴暗的一面开始疯狂滋长。

    安纾瑶进入船舱后,便敏锐的发现,有几个成年男性正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悄悄打量着他们三个。

    乱世中,弱者往往会成为强者案板上的肉,而没有什么比女人和小孩儿更弱更好欺负得了。

    穷人住的船舱是没有隔板的,甚至连床板都没有,大家挤在一起,有个落脚的地儿就算不错的了。

    安纾瑶抓紧了梅吟雪的手,以防年龄最小的他走丢,柏亚川走在最前面,很可靠的护着身后的两个同伴。

    他们找了个角落歇息,结果刚坐下,就被一个尖嗓子的妇人发难了“哪里来的野孩子?滚开!这是老娘的地方!”

    那妇人很瘦,颚骨凸出,面相和声音一样刻薄。

    “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地方?”柏亚川不服,“明明是我们先来的!”

    少年血气方刚,想要据理力争。

    安纾瑶却拽了拽柏亚川“算了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