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吟雪只剩一只眼睛了。

    他的左眼,被白色的粗布条一层层缠起,以遮挡不详的咒纹。

    他依旧乖巧安静,黑沉沉的眼睛像寂静的雪夜,冰冷又纯粹,他不知道未来有多少悲剧在等着他,亦不知道此刻安纾瑶的内心有多挣扎。

    梅吟雪第一次杀人,是因为她。

    她错误的选择,铸就了他的罪恶。

    虽说是身不由己,可命运的洪流,本就是由无数个身不由己堆砌而成的,谁也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身不由己在等着他们。

    安纾瑶小手在袖中攥紧,薄唇抿着,长睫毛也垂了下来,水澄澄的杏眼儿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真是奇怪。”柏亚川粗枝大叶,完全没发现安纾瑶心情不佳,他一边给安纾瑶上药,一边瞎捉摸,“如果那个穿黑袍子的人是坏蛋,那他刚才为什么要救雪儿呢?他到底有什么目地?”

    少年的世界,非黑即白,善恶界限分明。

    可现实,往往要复杂很多。

    安纾瑶没有回话,她其实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她隐约记得,原著里的设定,梅家人的能力只和通灵控尸相关,并没有吸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