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修远在梅笑寒脸上,  看到了熟悉的疯癫和病态。

    还记得,两万年前,缥缈峰被灭门时,  他也是这样笑的。

    那年他们都还年少,  做任务回来的宋修远,看到梅笑寒坐在尸山血海里,  少年梅笑寒一夜白了头,他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师尊白黎仙子的尸体,  双目猩红,笑容疯癫。

    他说“修远,  我害死了她。”

    他说“我是想救她的,可我搞砸了。”

    那一年,他还会后悔,  还会流泪。

    可现在,  已经不会了。

    “够了!”宋修远脸色阴沉可怕,“探监结束,所有人立刻离开!”

    上一代的恨与疯狂,  就停留在上一代吧。

    别再毒荼新的少年了。

    探监突然中止,  可安纾瑶最关心的问题还没问出口。

    所有人都转身离开,  少女却鼓足勇气往前迈了一步“梅前辈,雪儿眼睛上的阵法图,对身体有害吗?”

    这是她唯一关心的问题。

    梅笑寒的视线,  突然定格到了安纾瑶的左脚上,他黑瞳微颤,  脸上罕见的出现了诧异的神色“引魂铃?怎么会在你身上?”

    正要转身离去的众人猛然止住了脚步,  三位大乘期的大能几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