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纾瑶通过云端上的录影,  在纸上临摹下了梅倦之额头上的符纹。

    然后她跑到农贸市场,买了一只公鸡和一只小黑狗。

    “乖乖哦。”安纾瑶抱着小黑狗,轻声软语的哄,  “就放一点点血,  一会儿喂你大骨头。”

    小黑狗可能只听懂了“大骨头”这三个字,  开心的“汪”了一声。

    “真乖。”安纾瑶温柔的摸了摸小黑狗的脑袋,然后拿出了刀。

    小黑狗汪?

    安纾瑶取出两个小碟子,分别用黑狗血和公鸡血装满,然后用治愈术帮小黑狗和大公鸡治好了伤口,并犒劳了它们很多吃的。

    小黑狗欢快的啃着骨头,  大公鸡咯咯哒的啄着米,都异常满足,  转眼就忘了刚才被放血的事了。

    安抚好两只小动物后,  安纾瑶端着两个盛满血的小碟子来到梅吟雪面前。

    她取出一支小巧的毛笔,  用毛笔沾了黑狗血,  然后小心翼翼的在梅吟雪额头上画下了自己刚学会的符纹——那个梅倦之在初赛时,  画在额头上的符纹。

    “好了。”安纾瑶放下毛笔,  轻声软语道,  “你闭上眼睛感觉一下,看看会不会有所感悟。”

    四师兄说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