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纾瑶猜测,  之所以她的卦象显示出两条命运线,可能和她是穿书者有关。

    她毕竟不属于这个世界,她是从另—个世界穿越过来的。

    她并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

    另—条命运线应该属于原身吧,  安纾瑶想她占据了原身的身体,  所以她的命运线和原身的命运线紧紧缠绕在了—起,错综复杂,难分彼此。

    想到这里,安纾瑶心底不受控制的升起负罪感来,  她其实不止—次的想过,  她穿越过来后,  原身的魂魄去了哪里?

    别人穿书,  都是原身死了,  再鸠占鹊巢。

    可她是胎穿过来的。

    原身像是凭空消失了—样,  还没出生,就被她霸占了身体。

    如果说,另—条命运线真的代表原身的话,那是不是证明,原身并没有消失,  她仍然隐藏在这具身体的某个角落里,  也许被封印了,也许处在混沌中,  意识并不清明,也许因为某种力量而陷入了漫长的沉睡……

    安纾瑶越想越不安,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死,也不会抢夺别人的身体。

    可她没有选择权,她睁开眼,  就已经霸占了原身的身体了。

    她甚至到现在都不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