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吟雪黑眸黝黝,  他盯着安纾瑶看了一会儿,最终沉默着把上衣脱掉了。

    少年的身体很漂亮,肩宽腰窄,  肌肉紧致结实,线条流畅,  只是肤色过于苍白,  白到显出几分病态来。

    而在这病态的白中,一抹妖异的红印在了他心脏的位置,暗红色的咒纹,  像依附在他身上的菟丝花,从他心脏往外攀爬,如今已爬满他整个左胸口。

    安纾瑶黑眸颤了颤,眼尾也有些泛红,好吧,她心疼这个混蛋。

    但他太混蛋了,就算心疼她也不要说。

    安纾瑶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  然后细指一弹,  一缕银线从她指间飞出,  她白皙纤细的指按上银线,替他把脉。

    少年脉相平稳,并没有任何异样。

    凡世间许多疾病,  都不能通过把脉参透,  更不要说修仙界了。

    安纾瑶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见把脉没用,  便收起了银线。

    血梅咒应该是诅咒一类的东西,  想破解,  还是得从阵法和符咒入手。

    想到这里,安纾瑶头疼极了阵法真的好难,她真不想学!

    但摊上这么个混蛋伙伴,不学也得学。

    安纾瑶瞪梅吟雪一眼,然后从储物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