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贝语拿着骨牌,  脸色惨白“……怎……怎么会这样?”

    安纾瑶心脏猛地揪紧“怎么了?川哥现在在哪儿?”

    总不会,已经被钟家人抓住了吧?

    巫贝语看了安纾瑶一眼,缓缓把骨牌转向了安纾瑶。

    骨牌的正面一片空白,  什么也没有。

    安纾瑶疑惑的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巫贝语咬着下唇,  脸色又白了几分“骨牌是空白的,卜卦时……只有死人,  才会出现空牌。”

    安纾瑶僵住,  巫贝语说的其实已经很直白了,可这一刻,  安纾瑶理解不了她在说什么。

    死?川哥怎么可能死?他可是男主!

    “也不是只有死亡这一种情况吧。”陆燕稚突然开口,“也可能是处在十阶或者十阶以上的结界中,  被结界完全遮去了存在的痕迹。”

    巫贝语愣了愣,扭头茫然的看向陆燕稚有这样的结界吗?

    她从未听说过。

    ……以及,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巫贝语觉得脚底生寒十二块天石,是巫族的秘密,只有巫族内部人,  和十二家族的族长,  以及皇室的部分掌权者知道天石的存在。

    可陆燕稚在早上离开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