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主持。”燃灯大师扭头,看向了殿内的金佛像,眸底有一个不能触及的深处,“他本可以修成金身,成为万佛之一。”

    柏亚川听得有些入神了“然后呢?”

    燃灯大师盯着殿内的金佛像看了一会儿,然后收回视线,目光又变得平和起来,无悲无喜“没有然后了,人都有命中注定的劫,他没能过得了这一劫。”

    世间万劫,情字难解,多少人败在了这一劫上。

    柏亚川没想到听了半天,居然听到这么个结局,顿时大失所望“所以说你那个师兄最后还是清魔失败了呗。”

    他以为慧法尊者的劫,指的是清空万魔炼狱。

    “嘿嘿。”柏亚川突然笑了,他指着自己,自信满满道,“这么看来,还是我比较帅,因为我一定会清魔成功的!”

    燃灯大师也笑了,那笑容里没有任何嘲讽之意,他点了点头“我信你。”

    就如同很多很多年以前,少年慧法跟他说,我要清空万魔炼狱,炼狱不空,我不成佛。

    其余人听到这句话,都觉得慧法疯了,但少年燃灯看向师兄的目光,却只有崇拜和信任“我信师兄,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