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

    安纾瑶猛的惊醒,  背后惊出一身虚汗,打湿了亵衣。

    她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噩梦。

    梦里她和梅吟雪,还有柏亚川一起进入了不死神树的树心,  她被藤蔓缠住了脚,  梅吟雪抽剑要救她,却被九尾狐的心头血所蛊惑,  那本要去砍藤蔓的剑,刺向了她的心脏。

    生死攸关之际,一个身穿黑袍,面戴罗刹面具的男人救下了她。

    他出现时,有空灵灵的铃铛声响起。

    她找机会摘下了他的面具,然后竟看到了一张和梅吟雪一模一样的脸!

    安纾瑶睁大了杏眼儿,还没从震惊中回神,  黑袍梅吟雪的眸底,也泛起了诡异的紫色。

    然后,弑神剑又刺了过来。

    鲜血染红了一切,  包括男人岑黑的眼。

    他的眼睛里不止有绝望,  还有藏在最深处,融在血液里,刻在骨髓中的浓郁的恨意。

    安纾瑶在窥到那抹惊心的恨后,惊醒了过来。

    这只是一场梦!她捂着心口安慰自己一场荒诞透顶的梦。

    这确实是一场梦,她醒了,什么不死神树,  什么藤蔓……全消失不见了,  她躺在一间布置得相当温馨的小屋子里,  云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