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9 (1 / 6)

 热门推荐:
        「我没资格?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跟我说话。」朱光辉目光凝聚成两把冰刀,扎得对方心窝透凉。

        缩一下脖子,谭良立刻认怂「你手语没我好,怕你看不懂耽误事。」

        夹在两人中间的狗儿往前一步「你们不要吵了,我想一个人进去。」

        「没有翻译不行,走,我陪你。」谭良揽过狗儿肩膀,鞋底抹油拔腿就走。

        抓住衣领将谭良拽回来,朱光辉恨得搓牙「我发现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你再走一步试试。」

        三人站在等候区最前面的地方用手语吵架,剑拔虏张的架势瞬间吸引不少视线。

        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女人好奇地问旁边戴帽子的男人,“老公,他们是哑巴吗?”

        “肯定呀。”戴帽男其实没见过哑巴。

        朱光辉正在气头上,白眼一翻转头怒骂。

        谭良寻思着将功补过,气焰嚣张地帮朱光辉打嘴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