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1 / 5)

 热门推荐:
        白喜赤裸在躺草地上,不安的蜷缩着身子,四肢被触手捆绑,血液不流通手和脚都是冰凉的,像是已经死去已久。

        肌肤与冰冷的草地相亲,巨大的羞耻感密密麻麻的流淌进他的全身。

        没死......被扔出来了。白喜全身被凌虐的没有一处完好,身体的控制权也逐渐回来,手腕脚腕的上的淤痕,深的像是要将其勒断。

        静静等待血液流通,白喜才有一丝力气坐起来,从口腔深处拿出草药扔在一边。

        今天好冷,眼泪被风吹干,留下满脸的泪痕,白喜撑着身体把自己沾满粘腻液体的衣服套上,肚子醒目的凸出来,没有一点下去的迹象,拖着破烂的身体跌跌撞撞跑,只想快点逃离那个山洞。

        白喜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副样子,一路绕路,专走人迹罕至的小路,遇到人就躲。

        终于跑到师尊歇息的寝殿,白喜才慢下步子,吸了吸鼻子,用手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和鼻涕,脸上被触手抽打的伤口,被这样粗暴的一擦,渗出一些血珠。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虐玩过的痕迹,他不能这样去见师尊。

        只有见到师尊才能让他感觉到安心。

        白喜回到自己的房间,简单清洗了一下,两只手指插进湿软的后穴,一只手慢慢挤压肚子,除了疼痛,没有一点精液从后穴被引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