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1 / 5)

 热门推荐:
        一晃多日,仙尊渐渐恢复,饶是瞎了眼睛的白喜,也能感觉到二人的亲密无间,旁人融不进去的氛围。

        从前素雅的寝居,床被换成了工艺繁琐的金丝楠木拔步床,古玩屏风摆放的无处下脚,偏偏始作俑者还要抱怨房间太小。

        “你那个瞎了眼睛的小徒弟,怎么不带他去医治。”

        “不是徒弟,还未曾行过拜师礼。”

        “未曾行过拜师礼?可是他先前不是唤你师尊吗。”

        月无相懒洋洋的躺在贵妃塌上,虽然之前一直处于沉睡,但是意识偶尔清醒,这点小事他还是知道的。

        “明日。我会去玄天宗让掌门主持他的拜师礼。”

        “明日?你们师徒俩个的拜师礼拖到这么晚?”

        “如果你不想.....”七杀面露为难:“我也可以换成别的方法补偿他。”

        月无相坐了起来,奇道:“你为何会觉得我不想?”

        “你不喜欢他的眼神。”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