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pt><sript>

    敖润被西王母一问,张惶之下也缓过神来了,连忙答道“小龙没有想什么,就是觉得,呃,觉得震惊!”

    “哦?”

    “娘娘有所不知,陈义山那厮可厉害着呢!出道了没有多久,却闹的天下闻名,可见手段!但他居然被鲁陀罗尼给杀了!这,这实在是太惊人了!鲁陀罗尼也是够谦虚的,竟然没有告诉我……”

    无患笑了起来,道“龙王兄,陈义山确实厉害,但是人家鲁陀罗尼的修为也不低啊,简直可以说是极高了!你我可都是亲自领教过的啊,对他而言,击败陈义山,也不算什么难事。毕竟,身毒国是他的地盘,占着地利人和的便宜呢。”

    敖润敷衍道“是,也是这个道理。”

    西王母沉默着,也不再问了。

    却说敖润为什么不把心中的疑虑说出来?

    原来,他们这个阴谋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谋划了,期间,不知道有多少次要动手,却又屡屡被忽然终止!这惹得敖润很是不满,还对无患发过不少脾气。

    直到后来,无患告诉敖润,说那西王母的猜忌之心极重!但凡是有一点行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