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么问?”

    “若是你早就知道了我躲在门后面,故意与那文太太这般说,总有些故意说给我听的意思。”

    司徒泽墨沉默喝了一口花茶。

    “其实司徒家这般门第,自然是不可能看上我苏家这般小门小户的,若是阿娘知道你身体康健,自然是找个门当户对的儿媳妇。”

    苏婉蓉偏头看向司徒泽墨,倾身靠近,小声地说。

    其实,苏婉蓉本心也不想说这种小家子气的话,只是近来总是被孙芳锐明里暗里的讽刺,与那好似天人般无所不能的穆媛比较,她心里就堵的慌,就非要找些话说给司徒泽墨听。

    司徒泽墨闻言果然神色不悦,微微皱起眉头,“少胡说八道。”

    “少帅。“孙芳锐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此刻正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婉蓉,尤其是嘴角那抹讥讽意味十足的笑意,足足的刺痛了苏婉蓉的双眸。

    想来,两人坐在院儿里的话,多多少少都被这人听去了许多。

    苏婉容即便不用脑子想,也能清楚,孙芳锐此刻心里面该是如何轻视,鄙夷她的。

    苏婉蓉忽而站起身来,走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