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白恭 >

第三章 (1 / 3)

 热门推荐:
        詹晓妍十点整进入石家,郁玲已经在跟石老爷报告套房相关事务。「因为将近三十个房间入住七成了,晚上除了公共空间的照明,加压cH0U水马达也因用水量大增而高频率运转,水电林先生发现,此时若刚好又碰上饮水机加热瞬间的高耗能,必跳电无疑。他已经修改线路,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林先生昨天晚上特地再去一趟才找出原因的。业界大概还没人碰到这种问题吧!您的套房可开先例了……」

        石老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着郁玲苦笑:「解决了就好!解决了就好!」郁玲继续说:「昨晚七点多我去带看,在大厅口就看到裹着紧身短洋装身材曼妙的背影,显然在照镜子拉整短到极限的贴身衣裙。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位外配妈妈。我进去时,她大概很惊讶吧!我说我们大厅的镜子是很好用,但是你这样太妖娇妩媚了,可能会吓到其他房客,而且已经秋天了,早晚凉冷,这样容易感冒。她不好意思的说要到朋友开的越南店上班,以後会在自己房里照镜子整理服装……」郁玲一脸平和,石老爷瞪大眼听她叙述。

        「後来带看我就没怎麽热切了,只特别强调我们全栋禁菸。那位男士浑身菸味,菸瘾不晓得重到什麽程度,一旦住进来肯定会在房里偷cH0U菸,还好看完他也没想租的样子……嗯,那个外配妈妈……唔,那位姐姐啊快四十了,相貌虽平凡,但是结实高挑又穠纤合度,挺俐落有JiNg神的姿态。当初来看的时候就明说她是离婚的外配,一直都努力工作,除了帮小孩付学费,在可以探视孩子的时候,都会带孩子外出玩乐,所以她都持续工作赚钱。後来似乎怕我不租给她,她还拿出存摺让我看三万多块的存款……我怎麽会不愿意租给她呢?当时我觉得她爽朗又有一点傻大姐的样子,已经拿到身分证了,也看不出来有恶习,更没从事什麽非法g当啊!住进来之後也没招惹到其他房客……我相信她也不会在大厅搔首弄姿了。」石老爷边听边点头,郁玲语毕石老爷沉默几秒说:「这些事你处理我放心,我是没这种细腻的。」

        最後郁玲提起昨日带看状况,并拿出写着套房房间号码及订金金额等字样的信封袋放桌上:「这边剩两间就满租了,应该半个月内能解决吧……另外还有准备以违约处理重新招租的那间……」石老爷开心鼓掌:「太bAng了!有你真好!」郁玲又笑了:「哈!也是可能就剩两三间一直租不出去的,目前看来,出租速度确实是慢下来了,到处都在旧屋改建套房,也许市场逐渐饱和……」

        石老爷正sE道:「你已经达到十二栋满租的纪录,我们也全数售出了,第十三栋满租的目标应该很快啦!套房市场还没饱和,但是我们动作要加快,我每天去盯施工进度就是希望剩下的尽快完工,政府老嚷着要打房,虽然现在都雷声大雨点小,但我看迟早有一天真会天罗地网撒下来……」

        郁玲别过头对詹晓妍说:「你看,我们领薪水的多轻松!不像老板要烦恼财务杠杆,要担心政府政策,还要研究市场风向,真是富贵险中求啊!」「我耳边突然出现:投资一定有风险,房地产投资有赚有赔,申购前应详阅公开明书……」詹晓妍模仿广告警语台词,逗得石老爷和郁玲哈哈大笑乐不可支。石老爷看着詹晓妍:「郁玲待产的时候,就请晓妍你多帮忙了!」詹晓妍应了声「好」,郁玲嘴角挂着完美的微笑曲线对石老爷点点头。

        十一点的时候,詹晓妍已经把房间门窗都打开,和郁玲站在树下等待。不一会儿有两人从巷口走来,是昨天那位仲介白先生,和一位看起来约莫六十岁的JiNg瘦矍铄老头。白恭趋前似乎有话对郁玲说,但是郁玲只作了「请」的手势,示意他们入内参观,白恭立刻领着老头往大厅走。郁玲看着他们的背影轻声道:「他说他的朋友要帮小孩租套房,我是请他十一点半过来的……」这时巷口又冒出一位中年男X,詹晓妍跟着郁玲缓步踏出树荫。「是蓝先生吗?」一身休闲套装,看来像公司主管的男X展现温和笑容:「是,我是蓝先生。」

        郁玲并没有立刻带看,而是请他到树荫下闲聊。蓝先生是南部人也一直在中南部工作,因为朋友在北部成立电子设计公司,请他来帮忙。他不想住公司宿舍,所以打算在公司附近自行租屋。聊了约莫五、六分钟後,郁玲领着蓝先生往大厅门走过去。「像蓝先生这样温文有礼的优质房客,我们是非常欢迎的。因为我是高龄产妇要准备休息待产了,之後套房管理服务会由詹小姐负责。」「你们实在很像姐妹……倒不是五官像,是整个感觉……」「我们就是尽心工作而已。其实我们也不是房东代理人,您也可以直接把我们当作房东。」

        带看过程极平静,郁玲完全没有营造兴奋感,彷佛这栋套房与其他的并无相异之处,而蓝先生也只是一贯微笑,并没有对公共空间或房间内的摆设发出赞叹之声。从二楼上三楼的时候,刚好碰到白恭他们,因为楼梯实在太狭小,双方自然而然往上下的梯间退,郁玲让白恭他们先下楼离去:「白先生慢走,我不送罗!再联络喔!」

        走出大门,白恭压低音量:「h董您觉得如何?」h董转身打量全栋建筑:「算是很厉害喔!用一般的建材做出美感……是搭配技巧高明,不然那些壁纸、瓷砖、二丁挂,都不是什麽昂贵的等级……」白恭看三楼窗口有人影闪过,立刻请h董往巷口走,白恭光秃的额头些微冒着汗珠。「我刚卖一栋给林淑卿,她nV儿生了小孩之後,好像也不太想找工作了,林淑卿就给她nV儿当包租婆。」h董推却白恭递过来的菸:「我年纪大了,现在不太cH0U了。林淑卿喔!她儿nV也真是很好命。听说她那些店面都交给儿子管了?」「哪需要管啊!就打契约收租金罢了!她最近倒是有考虑给儿子买户豪宅……」「这样喔……她nV儿管这种套房肯定不会太清心,这种旧屋改建的,管线虽然重配,但是使用量大,加压cH0U水马达容易出问题,而且考量结构承重,不得不用轻隔间,你看房间这麽多,每一间都有一套卫浴,隔壁在浴室盥洗啦、冲马桶啦,都嘛听得一清二楚!水在墙壁里流过的声音也能听到……你看那些房间又那麽小……而且我觉得房间小更要有个yAn台让人家晒衣服……」白恭急忙说:「住套房就是这样啊!这个石老爷的套房租金都很高,也都满租,投报率真的没话说。而且什麽都是新的……」

        h董一脸不耐烦又略带不屑的说:「啊!袂久长啦!我在河滨公园附近弄一块地,共业的。他们老母过世,五个子nV争产。等我帮他们乔好,那块地我也要盖套房,全栋RC,隔间起码也是砖墙,房间大又方正,实实在在住得舒服,哪要壁纸大厅水晶灯那些……」白恭笑说:「那h董你要便宜租一间给我住喔!」h董打趣回:「你又cH0U菸又嚼槟榔的,别来租我的!」白恭一脸尴尬:「这……这………h董你也太嫌弃我了……不过现在都是要弄得花俏才好租啦!」h董对白恭挥挥手:「没那回事!再电话联络,我要去工地巡一下。」h董俐落钻进他的进口房车,白恭挥手目送时忽然自觉愚蠢至极,h董就是小建商了,自己怎麽笨到想把这种旧屋改建套房的商品推销给他。猛x1几口菸之後,白恭悻悻然骑着机车扬长而去。

        蓝先生对楼上的房间都只扫视几眼,下楼之後他又在一楼的两个房间停留b较。「上班日我几乎都在公司忙,三餐也在公司解决。我也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没时间四处晃。其实只是需要一个晚上回来可以盥洗睡觉的地方,假日我就回南部……」「您可以考虑前面这间,窗户对着那棵树,通风透气与景观都是b较理想的。後面那间的窗户对着防火巷,其实通风不佳也容易飘来油烟味……」蓝先生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嗯,我们在外头聊天的时候,我有注意到巷底的那间神坛或g0ng庙,不知道会不会吵?」郁玲认真说:「之前施工过程我常来,白天其实都挺安静,像现在这样。晚上偶尔有来问事的,但也没什麽大声响。周六、日就b较热闹了,常有老人聚在那里泡茶聊天说笑,虽然没怎麽喧哗吵闹,但确实有阵阵说话声和笑声……还是您这阵子闲暇时,就走过来观察看看,亲身感受一下……」詹晓妍知道郁玲是实话实说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