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斥苏木,心里本来舒服了不少,看来刚才的选择没错,在自己的鼓动下,苏红尘真的替她在苏承海面前告了个状,可只是一个回合,苏承海这个威严的男人竟然蔫了。

    乔雯雯看了眼坐在苏承海另一边的吴嘉静,按照以往的逻辑,只要和苏木有关的事,吴嘉静就喜欢插一脚再搅和搅和,和苏木作对是吴嘉静最乐于做的事情,只希望自己平日里的功夫没有白下,这个未来的婆婆,能给自己撑撑场面。

    吴嘉静安然坐在那里,一脸的波澜不经,殷勤地给苏承海布菜,眼神里带着关切“老苏,岁数大了,别乱发脾气,儿孙自有儿孙福,别和孩子一般见识。”

    乔雯雯吃了一惊,以前只要是提到苏木和他的妈妈,吴嘉静都会象个跳蚤一样一蹦老高,拿出胡搅蛮缠的功夫闹个天翻地覆,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也装起了贤妻良母。

    对于苏父的脾气,墨六六上辈子就已经司空见惯了,她还是有承受能力的,在苏父威严的目光下,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压力,全当自己还是只猫。

    苏父回头叫了佣人“方嫂,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