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                  “太晚了,不能再玩了,明天还有课,早些睡别赖床。”苏木一手托着背上的墨六六,转头轻柔的在她耳边低语。

    墨六六双手勾着苏木的脖子,头放在苏木的肩上,整个人软成一滩水,就算是捏,都不肯再成人形,只用鼻子挤出一个字来“累”。

    篮球被孤零零地抛在球场,苏木就这么背着墨六六回别墅,一路回了他的房间。

    人和猫是如此不同,墨六六做猫时很孤僻,除了偶尔和主人呆在一起,更多的时候是独处,屋檐、房脊,墨六六喜欢高高在上俯看众生。

    现在,墨六六上不去屋檐,上不去房脊,双脚踏在实地,心里反而空荡荡的,急着用什么东西填满,这或许就是林阳讲给墨六六听,墨六六却一直不会用的词——贪婪。

    她贪恋主人的味道,贪念主人的柔情,贪的结果可能是万劫不复,可墨六六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因为控制不住自己,墨六六没象以往那样乖乖地回自己的房间,当苏木穿着深灰色的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墨六六也装模作样的进去洗澡。

    让人奇怪的是,苏木也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