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                  说实在的,做人与做猫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人能偿尽天下美食,猫却只有猫粮和猫罐头。一顿火锅,吃得墨六六汗流浃背,从此牛肉干不再是墨六六最高的追求。

    杜秋风鄙视地看着墨六六“我告诉你六六,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吃相最难看的一个。”

    墨六六埋头吃肉。

    “六六,你这样子当心以后嫁不出去。”杜秋风继续挖苦。

    墨六六埋头吃扇贝。

    “你这吃法会出问题的。”

    墨六六干掉一盘鲜虾。

    吃过了饭,先送李林阳回学校,杜秋风去买烟,又上厕所,又买水喝,又说车里闷,要站在路边透透气,最后实在没什么说的了,带着墨六六去看牙科。

    墨六六照着镜子看着一口洁白的小牙,我需要看牙科吗?

    杜秋风说她需要,在这家伙不懈的坚持下,牙医很配合地给墨六六带了个牙齿矫正器,这东西挺烦的,嘴里总象是多了东西,用力舔还会掉下来。

    总之在车流中磨蹭了不知多久,最后接了个电话,杜秋风才正式开车回家。

    墨六六一路舔着嘴里的矫正器,学着用舌头摘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