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女生一把拎住“今天你可把我吓坏了,还想跑?一会儿非得让你喝一杯赔罪酒,哦,对了,我叫黄珊。”

    墨六六的脑海里闪过林阳讲的地理课,这个名字她立刻记住了。

    大队人马杀进川府火锅,没有包房,就在大厅并了四张桌子成了一大桌。

    虽然刚才并不想参与进来,但对于吃这回事,墨六六是永远都不会拒绝,于是其他同学推杯换盏,墨六六眼里只有牛羊肉片。

    正吃得欢,身后有人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墨六六,喝一杯?”

    是刚才拖住墨六六的黄姗。

    既然人家举着酒杯,墨六六也不好当场让人下不来台,也学着黄姗的样子,把杯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喝酒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上次和黑猫喝了啤酒,也没啥大事,这次对方也是女孩子,这可不能怂,一杯酒下肚,墨六六呛得涕泪横流,咋回事?不都是酒吗?黄色的和白色的怎么会这么不同?

    黄姗哈哈大笑“墨六六,我又没逼你,干嘛大口闷啊。”

    墨六六苦着一张脸“你成心的是不是?可以小口喝咋不早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