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白西装,两个人头顶上有一片乌云,替他们遮住了阳光。

    看到墨六六睁开眼睛,黑西装冲她摆了摆手“嗨……还在水里泡着干嘛?出来,跟你黑哥上路了。”

    墨六六左右看了看,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吗?

    水底连个波纹都没有,小鱼安祥地游着,没有一丝一毫被惊扰。

    白西装有些不耐烦地道“你这死鬼,拖拖拉拉的也没用,该走时谁也逃不掉,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出来!”

    墨六六确定这哥俩是在叫自己,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一起身,就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连那条啄着自己耳朵的小鱼,都已经感觉不到了,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仍然躺在水底,面色青白,满身是伤。

    她突然醒悟,这一黑一白两个男人,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吧。

    不过这场面又不太象,一般情况下,这两个家伙一出手就是一副大铁链子,挂到死者的脖子上,拖着就走,可现在,却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他们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如果就这么跟他们走了,墨六六这辈子岂不是彻底凉了,她顺势一躺,整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