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姨就行,因为担心自己的女儿,黄姨急匆匆地走了。

    第二天中午,墨六六在食堂买了两个馒头,尽管她一直无肉不欢,看来只要不饿死,馒头也无所谓。吃了一个馒头,另一个带在身上留着晚上饿了再吃。

    晚上,墨六六坐公交车回公司,到了储物间,心里一沉,自己晒在窗台上的被子怎么不见了?她赶紧到保安室,用那里的电话给黄姨打了个电话,黄姨答应帮她问问,让她在保安室里等上一会儿,没几分钟,黄姨电话就来了,说是六六的被子放在窗台上,从大厦外面看得清清楚楚,人事部下来检查卫生,说是影响了公司形象,就让人给拿去扔了。

    最后黄姨还说:“六六,要不明天我从家里拿一套给你吧。”

    “晒被子都不让!”六六嘟囔了一句:“不用了,原来床上那套还能用。”

    黄姨叹了口气道:“唉,一天可比一天冷了,也不知道你和苏总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不行的话,早点去道个歉,也省得遭这个罪了。”

    墨六六沮丧地道:“黄姨,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我把他的订婚宴给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