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2 / 9)

 热门推荐:
        没有人会知道!

        没有人!

        那就是?

        徐阁老?还是鹂妃?

        鹂妃跟哀家可没有关系,那可是延禧宫那位小丫头搞得鬼。

        说实话,哀家对那小丫头还挺有好感的,又听话又漂亮又傻。

        难道是谢良?

        要不是她,谢良能有今天,能从那帮子人手里出来?

        这些天来,谢良送来的人把哀家伺候的很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