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皱眉,狐疑的看向安纾瑶“哪里?”

    安纾瑶没回答,只是冲柏亚川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跟她来。

    三个小家伙儿猫猫祟祟,躲过形形色色的人,一路摸索到了货舱。

    货舱被一把大铁锁锁着,锁看上去倒是气派,但其实特别不中用,这种笨重的大锁,最好开了。

    安纾瑶从衣袖里摸索出一根歪歪扭扭的铁丝,她把铁丝插进了锁孔里,开始撬锁。

    战乱年代为了生活,各种偷鸡摸狗的事儿她跟柏亚川都干遍了,撬锁偷荷包赌博作弊是他们这些流浪小鬼头们的必备技能。

    “咔嚓——”

    锁开了,安纾瑶带着梅吟雪和柏亚川溜进了货舱里,然后利用门缝把手伸出去,重新给拴着铁链子的大铁锁上了锁。

    货舱里很黑,好在安纾瑶带的包裹里有蜡烛,她抹黑用打火石点亮了蜡烛。

    微弱的烛光亮起,驱散了黑暗。

    “怎么样?”烛光下,女孩儿的杏眼儿亮晶晶的,像澄澈的溪水里撒了一把水晶,“这地方,可比刚才的墙角好多了吧?“

    “不仅空间大,而且还很隐蔽,可以安心的躺下来睡觉,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